十只橘猫压倒炕

S.M. 【略长结局篇】【车】

× 终于迎来了结局篇。徘徊在驾照考试所以更文晚了。【跪】

× 可能会有番外。可能.. tag按照剧情发展【没结束】所以不改。

× 显示有敏感词所以分三部分都在石墨。链接会在评论再发一遍。

× 禁。

  

  

点我看【一】

点我看【二】【小车】

点我看【三】【货车】

点我看【四】

 

-----------------------------------------------------------

 

完结章【一】

完结章【二】【车】

完结章【三】【车】

 

感谢支持。


S.M. 【四】

× 本章不是结局。感觉要崩了..

× 禁。

 

!!!有小仙女提到两个tag的问题,因为剧情发展..所以两个都打..之前没有说是怕透露后文,但是..感觉..不打..容易..被误会..

 

------------------------------------------------------------------

点链接看【一】

http://renliuwoduzizaijiamianyuxianshizhijianliangnan.lofter.com/post/1e9395d2_eeba2f15

点链接看【二】【小车】

http://renliuwoduzizaijiamianyuxianshizhijianliangnan.lofter.com/post/1e9395d2_eebccf0e

点链接看【三】【货车】

http://renliuwoduzizaijiamianyuxianshizhijianliangnan.lofter.com/post/1e9395d2_eee4af38

--------------------------------------------------------------------

  

 “啊?”

  “我说,你认识我..?”

 

  近在咫尺的面孔上一脸懵逼,结结巴巴地张嘴说,“啊..啊?没有啊,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我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内心的疑问瞬间涌上大脑,挤掉了后面的痛感。

  “??我叫你名了?听错了吧。不是你把我弄回来的么,我怎么知道你叫什么。”

  “滚下来。”我轻微地动了下身子。

  嘶,身亻本里的异.物.感果真极度明显,疼痛再次如潮水般袭来。

  

  他却把脸拱的更近,嘴几乎要贴到我的嘴,“哎呀呀呀,怎么突然这么暴躁,我是没玩够你吗。”

  这么近的距离送给我简直太便利。我一回头,咔嚓一口咬在了他的下嘴唇上。

  

  这么温软的嘴唇怎么能吐出这么肮脏的字眼。如果他给我的感觉,依旧如同初次见面一样让人着迷,我一定会轻轻吻上去,慢慢摩挲。可惜,发生的这一切只给了我一个指令:往死了咬。

 

  上下门牙一用力,我立马就尝到了血的味道。

 

  “松..松开!!” 他右手一边大力地拍打着床,一边大喊。

  初尝胜利的我决心咬到他觉得这么对我是犯了天大的错误,于是更加用力,血味也更加浓郁。

  大概过了五分钟,他已经放弃了抵抗。达到目的了,我也松了嘴。

  

  “给我解开。”

  他翻身下了床,“凭什么?”

  “你他妈给我解开!!”我用尽全身力气冲他大吼。

 

  都什么节骨眼了还问我凭什么?!暴脾气瞬间冲上了头脑。虽然后果就是月..工.门更加痛了,明显有一股暖流又冒了出来。连阝.日..具都被顶出来半截。

  

  “喊什么啊,解解解!解开不就完了么!” 他被吓了一哆嗦。也许是没有想到我还有跟他对峙的力气冲他吼一嗓子。走上前,把绳子解开,扔在了脚底。

 

  没有了束缚,我努力忍着疼痛挪下了床,向客厅爬去。那里有座机,我要报警!

 

  这一路太疼了。疼出了一茬接一茬的眼泪,迷沙了双眼。冰凉的地板与火热肉体的接触的感觉如同在沙漠中被人泼了一桶冰水。因为全身赤裸扭动着前进,插.在后面的.阝.日.具彻彻底底地掉了出来,只剩小粉红的线和开关在外面挂着。

 

  他顺着我的血迹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了过来,每一步都踩在血印子上。

 

  “你..你别过来,我要报警了。”迫不得已我全身缩在角落,哭的浑身哆嗦。

  他蹲在我面前,脸上换上一副纠结又难为情的表情,“你生气了?”

  “谁..谁..特么不生气!换你你不生气吗!” 

  “哦..那个...我有事跟你说..”

  “说什么也等我报完警以后!” 我伸手就要拨号码。

  他一把把我拦下,强势抱进怀里,“你真要报警啊?其实我也没想到事情就变成这样了..我还是坦白比较好。我..不但认识你...而且...喜欢你很久了。”

  “??????你有病吧??” 

  这都什么和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你就认识我?什么你就喜欢我很久了?什么就.......

  

  懂了!这货是怕我报警把他抓进局子,然后假装认识我,让我不好下手。因为他确确实实知道我叫什么,所以..他就是一个真正的变态!跟踪狂!说不准还是个杀人狂魔!

 

  想到这,我还是决定赶紧报警。

  微微能挣出手后,继续够电话。

 

  “不是,你别动,听我解释。”

  “都这样了还用解释吗?”

  “孟鹤堂,我是真的喜欢你,这一切都是事出有因。”

  “你真喜欢我你他妈这么对我?还他妈事出有因,因为你是个变态吗!别碰我别碰我!走开!”

 

  次奥,真他妈疼。我呲呲牙。

 

  “好好好,”他放开我,往远处挪了些,“痛了吧,都说别动了。”

  “有话快说!”

  “..其实我在酒吧看到你很多次了。也见到过好几次你..弄晕男人。”

  “....你是酒吧老板?”

  “啊不是,老板是我弟弟。”

  “...我为什么没见过你?”

  “我在二楼有包房,一般都在那。”

  “...” 

  “...”

 

  “既然这样你还愿意让我绑你回来?”

  他咂了下嘴,“因为我喜欢你啊。” 

  

  “就算你看到我好几次也不可能知道我叫什么啊。” 我依旧觉得他是个神经病。从一开始,明明有机会逃跑却选择回来,把我虐的这么惨,还莫名其妙地说认识我,以及突如其来的表白。我脑子越来越乱了。

  “你在酒吧旁边公司的产品设计部吧?我是前不久和你们完成交易的项目经理。”

 

  ???

  太他妈狗血了!我除了眨巴眨巴眼睛盯着他都不知道做什么。

  

  “我先扶你去沙发..” 他伸手又要凑过来,吓的我颤颤巍巍把身子往墙角撤。

  “这样怎么行,还流着血。这样吧,我照顾你养伤,等好了咱们再解决。” 他一脸认真地盯着我。

  “你还知道我流血??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当初你为什么不走!”

  “我看到过你带他们回家,所以我以为这样你会喜欢..”

 

  真是个傻X..“你知道什么是S.M.么?最起码我们尊重对方,你呢?” 

  他选择了沉默,默默把我扶到了沙发上爬着。对我来说,血条不满的情况不适合干仗。等养好了,一定去告他。

 

  “我去下楼买药。”

 

  等他回来的几分钟里,我努力缕清楚前因后果。最大的感觉就是后悔,后悔绑了一个傻子回来。其次感觉今天活在电视剧里,杂七杂八有的没的一通全都来了。

 

  “我回来了。” 他走过来,轻轻地把小粉红拽了出来。

  

  妈的妈的妈的,疼疼疼疼疼!又流了又流了!

  我不自觉地抓紧了沙发靠背,把脑袋埋进了臂弯。

  

  感觉到他看了我一眼,却什么也没说,自顾自地打开塑料袋,拿出纱布慢慢清理干净所有血迹,轻轻地上好了药。

 

  “我会让你爱上我的。” 

  他掰着我的脸和我说。

  

  

其实这个镜头给的特别想蹂躏孟孟..
 
“我...我拿高峰当我对象..” (*/∇\*)

【S.M. 三】【货车】

× 久等啦各位。这次超链接只能搞成这样不然没法打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 禁。
 
!!!刚才有小可爱提醒我链接翻车了,所以链接重新发在了评论。往下翻点就能看到了。啾咪!

!!!有小仙女提到两个tag的问题,因为剧情发展..所以两个都打..之前没有说是怕透露后文,但是..感觉..不打..容易..被误会..
  

 

点链接看【一】

http://renliuwoduzizaijiamianyuxianshizhijianliangnan.lofter.com/post/1e9395d2_eeba2f15

点链接看【二】【小车】

http://renliuwoduzizaijiamianyuxianshizhijianliangnan.lofter.com/post/1e9395d2_eebccf0e

  

---------------------------------------------------------------------

 

点石墨看【三】【货车】

https://shimo.im/docs/2pkuQRr2Jic1emhM/ 点击链接查看「无标题」,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评论再发一遍链接,如果失效请小仙女们告诉我,感谢~

S.M. 【二】【小车】

× 肝车肝的想吐。请莫嫌弃,还在努力..

× 小车又名幼儿学步车。

× 感觉要写好多章的样子?..如果突然不更了,可能是猝死。

× 禁。

 

 点我看【一】

  

  

  

————————————————————————————

  

  

 他要是出去报警,我就得被拘留个十天半个月。屋里的设备也会被查出来。到时候见我都不用约,直接上热搜。

  

  

...这货把我手机貌似也带走了。也不知道他怎么解开的脚铐。我是不是还得练练,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被自己的局锁死..

  

  

他妈的,彻底玩大了。 

  

  

——————————————————

  

  

我浑浑噩噩地过了约莫一个小时,房门被打开了。他又回来了。

  

  

...?

卧槽我脑子里现在好乱。眼跟前没解开的锁..被人绑了不但不跑还往狼窝里走的男人..

  

  

“你..你怎么回来了?”我抻着脖子朝客厅喊。

其实内心很崩溃,担心他回来是要弄死我。

  

  

“来看看你死没死。”他慢慢悠悠走进来,当着我的面解开了最上面的两个扣子。

  

  

“我说,你他妈是不是变态?”他拿起我放在床头柜的烟,点燃抽了一口。

“...你半夜不回家在酒吧待着,真出事了,就算不是我也有人把你带回家。”我不能承认我不变态,因为确实做了不正常的事..

   

   

“头一次见到你这样说话的。”

“那你想听到什么?”

“不打算跟我解释解释什么情况?为什么绑我回你家?”

“我变态,我乐意,我想,我绑了,怎么着..”

   

   

啪!

话还没说完,他站起来给了我一巴掌。

   

   

“...你他妈有易怒症?”

左脸火辣辣的疼。分明捡回来一个狼崽子。

“我易怒??正常人都他妈得怒!”

他托着我的脖子,逼迫拉近两人的距离。呼吸的气温度极高,拍到我脸上超级痒。

   

   

“看这阵势不少人被你绑回家过吧。警察怎么就没来抓你呢?”他一松手,我就顺着力量躺回了床上。

“强烈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他开始在我面前踱步。

   

   

“...一般我都在开始介绍一下。对你以及刚才那一巴掌,我没心情给你说明。”

我的特点就是嘴硬。

   

  

“真他妈的..还区别对待?”他停在我面前。

“瞅这小脸儿挺人畜无害的,怎么净干不是人的事。嗯?这双眼皮,这小嘴,怎么看都是个美人胚子。”掐灭了烟,他解开了自己的皮带。

  

   

虽然总感觉哪里说不通..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解皮带的样子帅到我,帅到我有了生王里 反应。

   

   

“这样吧,”他只咧了一边的嘴角,冲我坏坏地笑,“给我舔高兴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点我上小车

【我还会在评论里发次链接。如果文章猝死请小仙女们告诉我一声,笔芯。】

S. M.

× 担心标题都被和谐。
× 首次良堂/堂良,求轻喷。辣鸡文笔,求轻喷。
× 有阅读量就继续写,没有就..唉..
× 有点怕翻车。第一章暂时没肉。怕拖太多所以有点赶。
× 禁。

  
 
  
 
 

花花世界,亦真亦假。我行走于这个世界多年,早就看透千姿百态的人生。与其认真活着,不如在夜晚换一副面具,好好玩玩。

  ————————————————————
  

这是我这个月在酒吧看上的第二个男人。头一个太没劲,看上去虎背熊腰,像个软体动物一样在床上让人提不起兴致。不像现在眼前这位,一身禁欲系西服,偏偏解开领口两个扣。凸出的喉结想让我一口含住,缠绵一夜。嚯,竟然还烫了一头泰迪卷。毛呼呼。我已经能想像一边吮吸他胸口的茱萸,一边呼噜着卷毛的触感。眼睛倒是蛮小,但是透露着老成。红灯酒绿,这个男人让我浑身燥热。
    
 
妈的,今晚要定你了。
 
 
“先生,赏脸喝一杯?”
之前我点了两杯马提尼,一手一杯走到他面前。
“对不起,”他瞥了我一眼,“不太想喝酒。”
“嗨,来酒吧不喝酒,那来了有什么意思?”我不死心地把酒杯推到他前面。“再说了,一杯酒,交个朋友做个兄弟。有什么不痛快的和哥说说。”
“好吧。”说完,他一饮而尽。
  
 
我的脑海里,回想着药物在酒里沸腾冒出呼噜呼噜气泡的画面。
 
 
“没什么大事,就是工作上有点..”他使劲眯了眯眼,有点不舒服。
 
 
我什么都不做,只是站着。用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他,表示我在听。反正过不了多久你就会被我扛回家,捆住双手双脚,任我处置。或许你还会求我放了你,但除非你让我得到更多。
 
 
“不好意思先生,我去趟洗手间。”
“好。”
他迷迷糊糊站起来往酒吧深处挪动,我在身后慢慢跟着。
一步,腿软。
两步,站不住。
...
三步,倒在我怀里。
 
 
到手。
 
 
费了半天的劲把他拖到车上,一脚油门干回了家。副驾驶上的尤物让我兴奋的心脏突突直跳。
 
 
——————————
 
 
“醒醒。起来吃点东西。”
我端着面包和牛奶蹲在他旁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脸。
年轻就是不一样,锻炼锻炼就鼓出来好大块肌肉。又那么精力旺盛,羡慕。
 
 
昨晚把他绑好后,仔仔细细观察了 胯 下的小宝贝,长的和人一样可爱。现在它就乖乖站着了,可能因为还没放水。为了保持忄生 事中的神秘感,我给他盖了被子。
 
 
“这是..哪儿..?”
他依旧眯眯眼,试图用手遮住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却发现双手都被举过头顶,铐在床头。
“你谁啊!!有病吧我x,给我解开!!!”他用力晃着手铐脚铐。
“乖乖,你起床气怎么那么大。”我摸摸他的脸,解开了手铐。“先把早饭吃了吧。”
 
 
还是晾他一会儿消消气。不就是要来一场别致的S喵 E 喵X,那么大动静。我不解地摇摇头,转身走进厨房,就着他反抗的叫骂吃下自己的早饭。
 
 
半个小时,安静了。
 
 
我走进屋子,看到他依旧躺在床上,用被子把全身都盖住。
还挺害羞。
“宝贝儿,”我抵抗不了与他肢体接触的诱惑,一手附在了胸口处,“你是不是...”
不对!身体才没有这么软!
 
 
我一激灵,一把掀开了被子,里面空空如也。
好家伙,半个小时一个活生生的人没了。况且我还在家待着,这怎么..人还能没了..
 
 
突然我被一股力量用刚才的被子蒙住了头。紧接着被人从后面抱住了腰,直摁进了床。我拼命挣扎还是没有挣脱。那货劲儿实在是太大了。他用我铐他的方式铐住了我,然后大力撕开我的衬衫和西裤。
皮肤瞬间暴露在空气中,冷。
 
 
他默默穿好我叠整齐的他的衣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撩下一句话,
“你就自己在这儿待着吧。”
 
 
随即听见他离开后关门的声。
“哐。”
 
 
完了。

 

【甜】答应你答应你答应你答应你..

圈地自萌 勿上升蒸煮
文章设定都是假的假的23333
——————————————————————

电梯里,张玉浩和卢鑫。

“喝多了喝多了...”卢鑫顶了一张大红脸,低头嘟嘟囔囔。
“你也知道?喝不了多少还愣要喝。”玉浩靠在电梯内壁,咧着嘴冲着自家逗哏后背乐。
“那不是因为你么,谁让你这两天感冒没法喝酒。那酒桌上推推搡搡多扫别人兴,”前面的人半扭着头微微皱着眉,“我不给你挡谁给你挡?”泪眼巴巴的卢鑫又嘟嘟嘴,“怪我了还,哼..”
“噗..没有没有!不敢不敢!你最好了!”
玉浩走上前,与卢鑫同排,一把搂住他的肩膀。

“那个事...你考虑好了么?”
卢鑫别过脸,顿了顿,开口说,“说真的,我并不认为咱俩你情我愿地在一起是件简单的事,”继而抬头看看旁边的人,“何况现在净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然后就因为这个咱俩眼巴地望着还不能如愿?”
“我..我也不知道该咋办。”说完卢鑫把脑袋一低,不知道云里雾里想着什么。

张玉浩本想趁着酒劲,逼一逼卢鑫,说不准就成了。俩人心里明镜似的,都知道彼此相互爱着,但就是没法走出这一步。其实这几年一起生活一起演出,经历也够多的了。以前的日子怎么穷都不能更穷了,大脑细胞也在写作品中死死活活不少。包括参加笑傲江湖,被栏目组折腾好几回的日子不也过去了。什么大风大浪我张玉浩都能陪他走,就差卢鑫这一句话。

叮——
到了该下的楼层了。
“过来,”玉浩一把扯住卢鑫的手,往电梯外走。然后,壁咚了眼前矮了半个脑袋的男人。
“我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你还不知道咋办?”
卢鑫被如此近的距离逼的脸更红了。
“我...我不是说了嘛,咱..咱俩就是..那啥,要是白领啥的,也无..无所谓。但就是,就是,你看吧咱俩上台,很容易..被人..那啥...”卢鑫在玉浩怀里磕磕巴巴强行解释一波。“虽虽然说,咱俩在一起..不是,就是合作,合作的日子也...挺..挺长,挺多困难都过来了,我..你就不怕观众在台下..说咱俩有情况么..”
玉浩听完表示哭笑不得,“观众早就看出来了。瞧网上的基腐小说,估计有哪部就是她们写的。”
听到这话卢鑫吓一跳,“啊?在哪能看?”
“嘶,想看啊?”
“不不不是,我随便问问..”
玉浩看到怀里的小个子已经害羞到了一个极限,决定直戳了当表明观点,“你要是答应我了,这小说可就能成真事了。”
“那啥,我原来咋没发现你有张散片儿脸..”
“别转移话题,”玉浩掐住卢鑫下巴,“答应我,答应我答应我答应我答应我答应我...”
卢鑫掏出手迅速捂住他的嘴,“行行行答应你答应你!”说完偷偷白他一眼,“嚷嚷什么一会儿把人都招来了..”
“正好当证人,省的你酒醒不承认。”
说完玉浩把手一松作势要往房间里走,“不早了,回去洗洗睡觉。”
留下卢鑫一脸懵逼,“啊?这就完了?”
玉浩扭头,“啊对啊,你还想怎么着?”
“那..那不得干点啥么,我怎么感觉我像贱卖到你手里了..”撅嘴,跺脚,叉腰。卢鑫撒泼三连。
“噗,”玉浩又走回来,附在自家宝贝儿耳朵上轻轻说,“明儿等你酒醒了,后天就预备再酒店躺一天吧。”说完啵的一声亲在了卢鑫耳朵上。
卢鑫“虎躯一震”。

据回忆,卢小鑫当天晚上被玉浩抱着睡了一宿。捧哏在后背轻轻打呼,而逗哏心惊胆战地看了一晚上基腐小说。

【甜ABO】【不自信的扒蒜老妹儿】

我!真!是第!一!次!写!
求别打我 _(:△」∠)_
没有卡车没有大巴没有小轿车更没有婴儿学步车 一步一步来吧..
看官心情好就好哈哈哈哈哈
——————————————————————————————

玉浩渐渐地感觉不对劲了。
日子貌似有点脱离正轨,起源都是身边的他。

“说好的我做饭你刷碗,怎么都不动弹了?”玉浩一脸狐疑地瞅着一脸冷漠的卢鑫。
没反应。
“哎,我说,你是不是痔疮又犯了所以特影响心情?”
卢鑫扭头皱了皱眉,“你怎么一天天废话那么多?!”
“嘿我x,你小子没见过我打人是么?” 玉浩一拍大腿,心里纳闷呢这小子到底怎么了。
“我们不是确定关系了么?为什么还要打抑制剂?你有什么情况不能让我帮你解决?”卢鑫眯着眼质问道。与此同时,强而有力的蜂蜜甜腻味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

玉浩一下子有点受不了。

活过了几十载,头一次闻到蜂蜜味的信息素是几年前遇到卢鑫的时候。这家伙喝的酩酊大醉,在饭桌上时不时地放着信息素。
“嚯,谁点蜂蜜水了还是啥?咋这么大的味儿。”对面的兄弟抽抽鼻子,有点不乐意。
一来二去折腾半天,一桌子Alpha才明白都是这醉汉身上散发出来的。看在在夜店陪酒赚钱的份上,众人表示原谅他了。
但是对玉浩不一样。
“没有人知道我是omega”玉浩在心里压制着自己。
“不能暴露...不能暴露...”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包里摸着抑制剂。
摸到以后偷偷揣进兜里,乐着说,“各位,我去趟卫生间啊。马上回来。”
“等...等等,我也要去。”卢鑫突然站起来,踉踉跄跄往这边走来。
玉浩心里这叫一个突突。卢鑫扑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腿软和🌼的滑腻简直让自己快劈了个叉。
“我掺着他,一起去。”旁边的Alpha一把拖住两人。
谢天谢地,这场危机就这么过去了。

几年后,也不知道怎么的,稀里糊涂的,俩人就正式在一起了。

“不是,这不是快要演出了嘛,我寻思这阵先压过去,免得耽误事儿。”玉浩越说越没底气。
这只是其中一个小原因。
更多的还是对自己信息素味道很介意。
“坏了坏了,”玉浩心想,“这卢鑫的味道一散发,抑制剂好像提前失效了。”

卢鑫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一般,跪在沙发上,附身把玉浩摁在了自己的两臂之间。
“我说过,我爱你,所以你的一切我都喜欢。”说完卢鑫低头闻了闻,“没什么不好的,我这辈子,下一辈子,下下个辈子,甚至更久,我就能深深地记住这个味道。”

玉浩被近在咫尺认真的脸庞和吐出的情话染的一脸红晕,身体遵循着omega特有的性质发生了变化。
“我...你...不是...我这一身烤串味,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每次..咳...那个...都像在油盘上煎来煎去...”说到一半,玉浩的手不受控制地攀上了卢鑫的腰。

“那你这手是怎么个意思?”前面的人轻轻地笑了一声,看着面前脸红红的男人。
“我...”玉浩一个激灵,强迫自己把手放下去。暗暗地攥着拳,隐忍着极度的欲望。

“想不想要?” 又一股蜂蜜的味道直冲玉浩的鼻腔,逼迫他说出真心话。
“西昂..想...” 玉浩泪汪汪的眼睛里又是害羞,又是渴望。
“好说。”卢鑫收回左手,掐住玉浩的下颌,一个吻深深地摁在了对方的唇上。

“下次不允许你这么没自信。我吃烧烤的时候,就差你这一个扒蒜的'老妹儿'。” (╬◣ω◢)

【完】